悲剧轮回难阻南加大学生抗争:我们的朋友不孤单

2019-06-09 05:11:13

author:曹蟹

  中新网8月3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编译报道,在南加州大学中国留学生纪欣然遇害后,王昊王(Haowang Wang)的电话就响个不停。同样是中国留学生,王昊王不得不面对又一次失去朋友、同学并面对又一个丧子家庭的境地。在短暂的惊呆之后,他开始拨打一个又 一个电话,他要担当起沟通外界、帮助同学的重担,就如同两年前两名南加大中国留学生遇害时一样。

  报道引述《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称,24岁的纪欣然就读于南加大工程学院,7月24日在回家途中,纪欣然遭遇袭击身亡,四名青少年嫌犯被捕并被起诉。

  像王昊王一样中国留学生,可谓整个国家的“精华”――13亿中国人中最聪明的一群,但是同学的一次次遇害,将他们抛向一个不得不努力理解的外国世界:法院系统与中国完全不同,审判或判刑过程长达数月,这里连最基本的法律概念也与中国截然不同,一切都需要他们努力抗争、适应。

  不同于台湾和香港的学生,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多为近几年的移民,文化观念截然不同,他们有一种强大的义务感,认为出门在外相互照料、相互监督是应该的。

  “纪欣然是家里唯一的孩子,”王昊王在联系纪家时说,“我能理解家长的痛苦和挣扎。”

  这样的情景与两年前中国留学生吴颖和瞿铭遇害时如出一辙:数千名学生聚集在学校中心的特洛依铜像(Tommy Trojan)前,悼念两人。黑头发、黑衣服的哀悼者手持百合,用白色蜡烛围成心的形状。人们互相点头示意,熟悉的面孔在实验室的路上、图书馆、校外的街 道随处可见。

  “来这多久了?”“家是哪的?”他们低声询问着彼此,福建、杭州、北京、云南……答案遍及中国的每一个地方。人们通过口音、穿着和相同的“美国梦” 认识了对方。这便是中国的文化。一样的童年,一样的抱负:挣回父母因他们出国而花费的血汗钱,并且实现自己的理想。每一次生日、毕业,都提醒着他们,自己是父母未来的唯一希望。

  王昊王当时的身份是南加大工程学学生、美西南中国学生及学者联谊会主席。该组织的活动包括组织晚宴,为过年不能回家的人举办春节庆祝活动等。

  但即使是超过3000名学生的南加大,也同样被巨大的异乡感包围。在一个每年约有600人被杀的国家,谁会在乎两个中国学生?

  “我们希望大家都能关注此案,让外界看看,人们对这样的杀戮有多麻木,”南加大学生乔伊•邢(Joy Xing)说,“我想向法院和社会证明,我的朋友在这个国家并不孤单。”

  但对于中国学生来说,美国的刑事司法制度很大程度上是十分神秘的。

  律师丹尼尔•邓说,大多数人不能理解为什么嫌疑人的命运是由普通公民组成的陪审团决定,而不是像中国那样,由专业的陪审员做出。诸如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丹尼尔•邓已经成了学生们的非官方顾问。

  也就是在吴颖和瞿铭遇害后开始,南加大的中国留学生开始了“法庭守夜”(courtroom vigil),无论任何时候,都有人坐在法庭,表达抗议,学生们还收集了7000多个签名,直到杀害吴颖和瞿铭的凶手巴恩斯被判终身监禁。

  当年参与法庭守夜的学生或已毕业回国,或已留美工作。但纪欣然的死,将他们隐藏的感情再次打开。

  王昊王去年从南加大毕业,留在了洛杉矶工作,他参加了1日纪欣然的追悼会,并抽出一周时间,与学生们讨论下一步该如何做。另外一些人则更进一步,开始了新的“法庭守夜”。对于他们来说,这些已经成了义不容辞的责任。

精彩推荐:免费注册送68元体验金